默想祈禱:野地百合花

    耶穌教祂的門徒去「觀察」一下田間的百合花,所以我們也照樣做。

﹡今日的環境中,或許不易見到野生的百合。因此,你可以走到附近的花園,選擇一朵花,仔細觀察;也可以凝視生長在路旁的小野花。

 

·    百合花(或者你所觀察的花卉)並未選擇要在哪一片原野生長。當它從種子發芽抽長,才察覺到自己所在之地是堅硬土塊或鬆軟的沃壤。我也同樣發現自己身處於一片「原野」――二十世紀台灣的某個城鎮,與某些人比鄰而居。我生活的世界,有多少是出於自己的抉擇?有多少是天主的安排?

 

·    百合花並不控制它周遭的生態環境。當它長出來時,為了生存,可能要與荊棘或叢生的雜草搏鬥。或者它有可能被高大的向日葵擋住陽光。我也一樣,周遭的環境幾乎全不在我控制中。我生活在團體的結構中,在某些政治演變的歷程中。我身不由己,必須賺錢維生,購買保險,為疾病和老年預作準備。我不可能改變股票市場、銀行的運作,或者稅收制度。我也無法使貧民窟消失,或者讓酸雨不再落下。我所生存的世界,有多少在自己的掌控中?又有多少在天主的掌控中?

 

·    田野的百合花對於天氣完全無法掌控。無論驟雨或乾旱,它都必須挺立忍受。同樣地,我也無法控制干預國與國之間的戰爭,或者許多跨國企業造成的空氣污染。我無法控制我身旁的人們是否吸毒,並讓我生活的這世界充滿了恐懼和暴力的氣氛。如果有人對我以及我這類型的人懷有偏見,我也無計可施。我不可能要求大男人主義者或激進的女性主義者走開,或者阻止人們墮胎或虐待小孩。我生活的這個世界,有多少在自己的掌握中?有多少在天主的掌握中?

 

·    百合花生長出來時,我們會觀察到它是某一種類的百合,有特別的顏色、形狀。它是否健康,型態是否優美,取決於季節,以及牧野上的牛羊是否容許它生長。同樣地,我也生在某一族群中,擁有某種膚色和外型。我的心理健康、身材外貌,都受到成長過程中的環境外力影響。雖然在這過程中,也有許多事物造成我成長的障礙,而且有些障礙仍然存在,但是目前為止,一切受造物都容許我生存,甚至還活得朝氣蓬勃。我生命的成長,有多少是憑藉我自己的努力?又有多少是倚靠天主的恩賜?

 

·    縱然如此,連撒羅滿所披戴的繡金錦袍,也不如百合花可愛。所以,無論我所遭遇的事物幫助我成長或者成為負面阻礙,使我健康或者為病痛所苦,在天主眼中我都是寶貴的、受尊重的,祂就愛我這個樣子。否則,我便不會是現在的這個我了。雖然,我若褪去種種自私的罪過,天主會很喜悅,但是這些罪與天主在我內創造的愛比起來,根本無足輕重。祂的愛就像熊熊火炬,將這些罪如同雪花般地融化掉。究竟這個「我」有多少是屬於自己的?又有多少是屬於天主的?